沈佺期《侍宴》原文、赏析、作者表达什么思想情感?

作者:未知 来源:网络转载

侍  宴

沈佺期

皇家贵主好神仙,别业初开云汉边。

山出尽如鸣凤岭,池成不让饮龙川。

妆楼翠幌教春住,舞阁金铺借日悬。

敬从乘舆来此地,称觞献寿乐钧天。

沈佺期(656—715),字云卿,相州内黄(今河南内黄)人。高宗上元二年(675)举进士,任协律郎。武周时为通事舍人,迁考功员外郎,复迁给事中。神龙元年(705)中宗即位,因阿附张易之被流放郿州。次年,遇赦北返。神龙三年(707),召拜起居郎兼修文馆直学士,常侍宫中,历任中书舍人、太子少詹事。其诗多为宫廷应制之作,内容空泛,形式华丽,与宋之问齐名,为律诗定型作出了贡献,如元稹《唐故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序》说:“沈宋之流,研练精切,稳顺声势,谓之为律诗。自是而后,文体之变极焉。”著有《沈佺期集》四卷,《全唐诗》录其诗三卷,《全唐诗外编》及《全唐诗续拾》补其诗二首又八句。

《侍宴》一作《侍宴安乐公主新宅应制》,中宗景龙三年(709)十一月一日,安乐公主入新宅,沈佺期奉命作此诗。“安乐公主”,唐中宗女,韦后所生,卖官鬻爵,干预朝政,所建新宅名定昆池,穷奢极侈。《新唐书·诸帝公主传》称:“第成,禁藏空殚,假万骑仗、内音乐送主还第,天子亲幸,宴近臣。”张曩《朝野佥载》卷三称安乐公主“夺百姓庄园,造定昆池四十九里,直抵南山,拟昆明池,累石为山,以像华岳,引水为涧,以像天津。飞阁步檐,斜桥磴道,衣以锦绣,画以丹青,饰以金银,莹以珠玉。又为九曲流杯池,作石莲花台,泉于台中涌出。穷天下之壮丽”。

首联破题写安乐公主新宅。起句写安乐公主“好神仙”,有两层意思,一是说明唐代宫廷由于政治原因,普遍信奉道教,不少公主都当过女道士,想修炼成仙,二是说安乐公主将新宅营造成人间仙境。次句写安乐公主的新宅与云天相接。其新宅定昆池方圆数十里,与终南山相接,所以说在“云汉边”。“别业”即别墅、庄园。“初开”,刚建成。“云汉”,银河,云天。

颔联承上写新宅的山水。三句写山的生态环境很好,鸟语花香。“鸣凤岭”指岐山,是周代的发祥地,传说有凤鸣于此山。四句写水也不比渭水差,“饮龙川”即渭水,汉辛氏《三秦记》称龙首山长60里,头入渭水,尾达樊川,云昔有黑龙从南山出饮渭水。

颈联继续写楼阁。五句写妆楼绿色的窗帘仿佛要留住春天,因为是公主,所以特地选择妆楼作为描写对象,也算是投其所好吧。六句写舞厅大门上的金花,花中饰以兽头,口衔门环,多为铜制品,明晃晃的好像将太阳挂在这儿一样。舞阁是娱乐场所,也是这批注重享乐的君臣必去的地方,安乐公主自然会精心打造,所以沈佺期也刻意描写一番。写的不怎么样,但是在选材方面还是动了心思的。

尾联表示感谢与祝福。作者很聪明,将讨好的重点放在皇帝身上,七句说怀着敬意,跟从皇帝的车队来到这儿,末句写举杯祝福皇帝健康长寿。“钧天”,天上的音乐,这里形容宴会时所听如同仙乐,正如杜甫《赠花卿》所谓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?”

应当说此诗所写都是一些逢场作戏的套话,夸大其词的空话,这对应制诗来说也算是正常现象。对了解封建社会及其文坛尚有一定认识价值。此类诗一般都在形式上狠下工夫,对于格律诗的形成有一定贡献。

让更多人喜爱诗词

更多信息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