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商隐《七绝·霜夜》千家诗赏析

作者:未知 来源:网络转载

李商隐《七绝·霜夜》千家诗赏析

李商隐〔一〕

初闻征雁已无蝉〔二〕,百尺楼台水接天〔三〕。

青女素娥俱耐冷〔四〕,月中霜里斗婵娟。

〔一〕李商隐(812—858):字义山,号玉溪生,又号樊南生,晚唐著名诗人。原籍怀州河内(今河南沁阳),他的先祖是李唐王室旁支,然而自其高祖以来家境已衰落。开成二年(837)中进士。后来他赴兴元(今陕西汉中)入令狐楚幕。令狐楚死,又入泾原节度使、倾向于李党的王茂元幕府,不久娶其女为妻,引起属于牛党的令狐绹等人的不满。开成四年(839),李商隐出仕秘书省,为校书郎。会昌二年(842),他再应书判拔萃科试,被授秘书省正字。其诗独辟蹊径,开拓出寄情深婉的新境界,深深影响了晚唐和宋初西昆体诗人及清代钱谦益诸诗人。有《李义山诗集》。

〔二〕征雁:远飞的雁,这里指南飞的雁。已无蝉:已经听不到蝉声了。

〔三〕百尺楼台:泛指高楼。王昌龄《从军行》之一:“烽火城西百尺楼,黄昏独上海风秋。”

〔四〕青女:神话传说中的霜神。《淮南子·天文训》:“至秋三月……青女乃出,以降霜雪。”高诱注:“青女,天神,青霄玉女,主霜雪也。”素娥:嫦娥。谢庄《月赋》:“引玄兔于帝台,集素娥于后庭。”俱:都。

〔五〕婵娟:姿态美好貌。

【点评】诗用绮丽独特的语言写秋夜雁声、楼台碧水以及秋月寒霜的竞相媲美,将普通人眼里的凄清萧瑟的秋夜写得生意盎然,赞扬经得起风霜磨难的精神。

让更多人喜爱诗词

更多信息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