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 维《辋川积雨》原文、赏析、作者表达什么思想情感?

作者:未知 来源:网络转载

辋川积雨

王 维

积雨空林烟火迟,蒸藜炊黍饷东菑。

漠漠水田飞白鹭,阴阴夏木啭黄鹂。

山中习静观朝槿,松下清斋折露葵。

野老与人争席罢,海鸥何事更相疑?

王维,卷一《竹里馆》已介绍。《辋川积雨》王维集题为《积雨辋川庄作》,王维自天宝三载(744)至十五载(756)安史之乱陷贼前,常居辋川,此诗当作于这一时期,具体时间难以确知。

“辋川”在今陕西蓝田南20里,水出终南山辋谷,北流入霸水,为著名风景区,诗人在此有辋川别墅。“积雨”指久雨。

首联扣题写田家生活。起句通过“空林烟火迟”来写“积雨”。因为连续下雨,天阴沉沉的,空气中的湿度大,所以诗人只见到“空林”,而未见到田家。一个“迟”字将阴雨天的田家的炊烟写得十分传神,它一方面说明因为阴雨天,天色比较暗,农民起身较迟,所以升火做饭也比较迟,另一方面说明炊烟上升得比较缓慢。次句上承炊烟写农妇们正在做饭,准备给在东面田地里干活的农夫们送去,也可谓衔接自然。“藜”,一年生草本植物,嫩叶可食。“饷”,给在田地里干活的人送饭。“菑”,开垦了一年的田地,此泛指田地。“东菑”指东面的田地。

颔联写自然景物。南宋魏庆之《诗人玉屑》卷十四引宋范季随的话说:“杜少陵诗云:‘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。’王维诗云:‘漠漠水田飞白鹭,阴阴夏木啭黄鹂。’极尽写物之工。”王维与杜甫都选择白鹭与黄鹂作为描写对象不是偶然的,它们一诉诸视觉,一诉诸听觉;一为远景,一为近景;悦目的白鹭形象与动听的黄鹂鸣声,极富美感。宋叶梦得《石林诗话》卷上说:“唐人记‘水田飞白鹭,夏木啭黄鹂’为李嘉祐诗,王摩诘窃取之,非也。此两句好处,正在添‘漠漠’、‘阴阴’四字,此乃摩诘为嘉祐点化,以自见其妙,如李光弼将郭子仪军,一号令之,精彩数倍。不然,如嘉祐本句,但是咏景耳,人皆可到。”“漠漠”形容广漠无际的样子,这样就将白鹭飞翔的背景展现出来了。“阴阴”形容树木浓郁繁盛的样子,这样就将黄鹂歌唱的优美环境表现出来了。而且“漠漠”、“阴阴”还道出了阴雨天气,山区农田与丛林的特点,可谓写景自然如画。

颈联写诗人的山中生活。从中可见王维在辋川怀着与世无争的心态,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。五句写在山中静修面对朝槿领悟到人生短暂、世事无常。“习静”犹静修,如静坐、坐禅之类,梁朱超《对雨》诗云:“常夏苦炎埃,习静对花台。”“朝槿”之“槿”乃落叶灌木,仲夏始花,朝开午萎,故称朝槿。六句写采摘露葵以供清斋素食。“清斋”即素食。“葵”即葵菜,一种草本植物,其嫩叶、嫩茎可食。

尾联抒情,七句写自己已经毫无骄矜之态。据《庄子·寓言》篇记载,阳子向老子求教,路上在一家旅舍落脚,主人见他趾高气扬,殷勤地为他服务,其他客人也将最好的位置让给他。见到老子,老子因为他看起来飞扬跋扈,品德若不足,不愿意教导他。阳子改变了自己的态度,在接受老子的教导后,重新路过那家旅舍时,毫无骄矜之态,客人们不再为他让坐,反而与他争抢座位。末句写自己已经脱凡绝俗,于人无碍,与世无争,毫无欺诈之心,因此再也不会引起人们的猜疑了。据《列子·黄帝》篇记载,海边上有个特别喜欢海鸥的人,每天早晨到海边上与上百只海鸥一起玩。他父亲要他将海鸥抓回家给他父亲玩玩,第二天早晨他再到海边时,海鸥顿生猜疑之心,就在空中盘旋不再落地了。句中使用反问的形式,表达的应是肯定的意思。

这是王维描写在辋川隐居生活的代表作,从中可见王维隐居辋川的自然环境、生活内容与精神面貌。前四句写景如画,特别是颔联引起了热烈讨论,并且受到了很高的评价,如清方东树《昭昧詹言》卷十六称:“三、四写景极活现,万古不磨之句。”后四句融理入景,所表达的人生短暂的感悟,以及返朴归真、回归自然、与世无争的生活态度与思想境界,也颇能引起读者共鸣。

让更多人喜爱诗词

更多信息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