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水调歌头》辛弃疾词集

作者:辛弃疾 栏目:辛弃疾诗集 2020-07-29 10:15:32

水调歌头

淳熙丁酉,自江陵移帅隆兴,到官之三月被召,司马监、赵卿、王漕饯别。

司马赋《水调歌头》,席间次韵。时王公明枢密薨,坐客终夕为兴门户之叹,故前章及之。

我饮不须劝,正怕酒尊空。别离亦复何恨,此别恨匆匆。头上貂蝉贵客,苑外麒麟高冢,人世竟谁雄?一笑出门去,千里落花风。

孙刘辈,能使我,不为公。余发种种如是,此事付渠侬。但觉平生湖海,除了醉吟风月,此外百无功。毫发皆帝力,更乞鉴湖东。

◎貂蝉冠一名笼巾,织藤,漆之,形正方如平巾帻,饰以银,前有银花,上缀玳瑁蝉,左右为三小蝉,衔玉鼻,左插貂尾。三公亲王侍祠、大朝会,则加于进贤冠而服之。(《宋史·舆服志》)

◎江上小堂巢翡翠,苑边高冢卧麒麟。(唐杜甫《曲江》)

◎时中书监刘放、令孙资见信于主,制断时政,大臣莫不交好,而毗不与往来。毗子敞谏曰:“今刘孙用事,众皆影附,大人宜小降意,和光同尘,不然必有谤言。”毗正色曰:“主上虽未称聪明,不为闇劣;吾之立身,自有本末,就与刘孙不平,不过令吾不作三公而已,何危害之有焉。”(《三国志·魏志·辛毗传》)

◎齐侯田于莒,卢蒲嫳见,泣且请曰:“余发如此种种,余奚能为?”(《左传》昭公三年)

◎耳子敖嗣立,高祖过赵,赵王体甚卑,高祖甚慢之,赵相贯高怒曰:“请为杀之。”敖曰:“君何言之误!先王亡国,赖皇帝得复国,德流子孙,秋毫皆帝力也。”(《汉书·张耳陈馀传》)

◆稼轩为叶衡所推毂,二年衡罢,史浩独相,意不喜北人,故有“孙刘”之譬。(清沈曾植《稼轩长短句小笺》)

让更多人喜爱诗词

更多信息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