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 白《静夜思》原文、赏析、作者表达什么思想情感?

作者:未知 来源:网络转载

静 夜 思

李 白

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

举头望山月,低头思故乡。

李白,本卷《独坐敬亭山》已介绍。他虽然出生于碎叶(唐时属安西都护府,今属吉尔吉斯共和国),但他从5岁开始,就长期住在蜀郡绵州昌隆(今四川江油),因此该地当为诗人心目中的故乡。作者年轻时离开故乡以后,就一直没有回去过,所以在夜深人静时难免产生对故乡的思念之情,而且此诗所表达的这种感情是深沉的,也是具有普遍意义的。

前两句的意思是说诗人站在井栏边,见到月光照在地上,看上去白花花的,好像是结了一层霜。首句中“床”字怎样理解?通常会把“床”理解为卧具。如此理解,诗人的立脚点应当在卧室里。立在卧室里又能看到月亮,则诗人必须站在窗前。将“床前”改为“窗前”似乎更恰当一些。不过“床”字还可解释为井上围栏,如《宋书·乐志》四《淮南王篇》中的两句诗“后园凿井银为床,金瓶素绠汲寒浆”。李白在《长干行》中也提到过“床”字:“妾发初覆额,折花门前剧。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”看来这首诗中的“床”字只能理解为井栏,因为两个小孩不大可能在卧室里跑来跑去,一般来说床都贴墙而放,也不可能绕着床兜圈子。故《静夜思》中的“床”字当指井栏。李白《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》有两句诗“怀余对酒夜霜白,玉床金井冰峥嵘”,也写了类似的情景,显然“玉床”也指井栏。

起句中的“明月光”,王琦注本《李太白文集》作“看月光”,还保留了旧本的原貌,《全唐诗》本也作“看月光”,明万历年间曹学佺编《石仓历代诗选》收录此诗,将“看月光”改为“明月光”,此后便为一些通行本所采用,如《唐诗别裁集》、《唐诗三百首》、《千家诗》均作“明月光”。显然后者将形容词“明”字,活用成动词,写井栏附近照耀着明亮的月光,比“看月光”的含义要丰富得多。再说“看月光”与三句的“望山月”,略嫌重复。所以人们还是选择了“明月光”。正因为诗人站在井栏边,见到月光照在地上,白花花的像是结了一层霜。月光既然如此明亮,这就引起了诗人看月亮的兴趣,于是自然而然地引出了后两句。

后两句写了由“望山月”到“思故乡”的变化过程。第三句,《唐诗品汇》、《历代诗话》作“望明月”,《李太白文集》本与《全唐诗》本作“望山月”,还保留了旧本的原貌。两相比较,“明月”与周围的事物缺乏联系,而“山月”写山与月亮之间的联系,月亮有山映衬,当然更富有诗情画意。俞陛云《诗境浅说》分析道:“后两句在举头低头俄顷之间,顿生乡思。良以故乡之念,久蓄怀中,偶见床前明月,一触即发,正见其乡心之切。且举头低头,联属用之,更见俯仰有致。”的确,举头、低头写出了诗人由“望山月”过渡到“思故乡”的神态。

这首诗读起来非常流畅,与使用了三个动词有关。因“疑”而“望”,因“望”而“思”,意思非常连贯。因为意思连贯,也导致了读起来非常连贯。次句用“霜”作比,创造了一个静谧而凄清的境界,全诗都写所见所思,没有一点声音,所以题目叫《静夜思》。

让更多人喜爱诗词

更多信息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