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吕·阳春曲闺怨·徐再思|原文|赏析|鉴赏|译文|注释

作者:张累 来源:原创

摘要:·中吕·阳春曲 闺怨 徐再思妾身悔作商人妇,

·中吕·阳春曲 闺怨

徐再思

妾身悔作商人妇,妾命当逢薄倖夫。别时只说到东吴,三载余,却得广州书。

这支曲子,以一个商人妇的口吻,明白如话地诉说了对丈夫毫无情义的忧怨。感情真切,语言明白如话,风格清新秀丽。

曲中的“妾”,是古时妇女的自称; “薄倖夫”,薄情寡义的丈夫,即负心郎;东吴,泛指江南地区;广州,指今广东、广西一带。意思是说,我后悔不该当了商人妇,偏又命运不好,逢上了负心郎,临走时,说是到东吴去。三年过后,却从广州寄来了信。言外之意是,埋怨丈夫负心无义,欺骗了她。

唐代的刘采春,有一首《罗唝曲》诗: “那年离别日,只道住桐庐。桐庐人不见,今得广州书。”徐再思的这首《闺怨》曲,即由此诗化出,但比刘诗更为明白、真率。在手法上,学习俗谣俚曲,擅长白描手法,风格清丽秀雅。与《罗唝曲》相比,则更具艺术特色。

让更多人喜爱诗词

推荐阅读